心远

演讲者

        一位演讲者走上讲台。
        也许是因为他走路的姿势有些拘谨,也许是因为他的外貌让人不敢恭维,也许是因为他的表情有些紧张,观众们显出不敢兴趣的样子,甚至有人笑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演讲者似乎对这一切视而不见,微笑着向观众鞠躬,开始了他的演讲。
        一开始,有些观众在窃窃私语。
        “瞧他那样子,一会儿肯定紧张得说不出话来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这演讲题目也太老套了!”
        渐渐地,他们说不出话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演讲者用最朴实无华的语言,一针见血地剖析着社会上的许多问题。他时而慷慨激昂,时而凝重叹息,观众们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,心潮随着他的语言而起伏。
        演讲结束了,全场掌声雷动。
        演讲者仿佛没有听到掌声,小步走下了讲台。
        一位年轻人问他:“您是怎样排除干扰,做到心无杂念的?一开始观众们兴趣缺缺,您为什么还能这样从容不迫?”
       “我有深度近视,耳朵也不太好使。”演讲者回答,“我看不清观众的表情,也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。”

欣赏①

        我很欣赏能让小孩子在与他们交流的过程中感到愉悦的大人。
        他们不会像师长一样教训我们,逼迫我们接受他们的意见,而是大家都敞开心扉,像朋友一样交流。

        这些话我告诉你,是希望你这样做,是为你好。但是你可以独立思考,可以反驳,可以不接受,我不会用我的权威逼迫你。
 
         这才是我欣赏的态度。

星与灯②

         从此以后,她们经常在水边见面,有时是在平静无波的湖边,有时是在清澈见底的池边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,随着时间的推移,越来越明亮的灯光遮住了星光。
        她们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。
        她可能再也看不见倒映出的纯净的星空了,灯想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,灯踏上了旅途。
        她穿过城市,踏过乡村,走向一望无际的荒野。
        在大漠深处,她看见了一个镜子般的湖。
         头顶上是深蓝的天空,镶嵌着无数钻石般闪耀的星星,眼前的湖水映出星空的倒影。灯又一次见到了熟悉的身影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能够再次遇见你,真好。”星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

学姐和学妹

         “学姐!”
         突然听见熟悉的呼唤,她回过头,看见小学妹满脸通红地望着她,手里举着一张粉红色纸片,上面写着:
         学姐我喜欢你!如果你答应的话请亲我一下,如果你拒绝的话请一巴掌把我打醒!
         学姐愣了一下,慢慢抬起了手,正准备说出“我们都是女生不可能在一起”之类的话,忽然看见学妹紧紧咬着嘴唇,眼里闪烁着泪花。
         学姐的心一下子就软了。
         都是女生又怎么样?大不了以后出国结婚!
         于是学姐缓缓放下手,在学妹脸上轻轻捏了一下,接着踮起脚在学妹额头上亲了一下。
          啊啊啊学姐主动亲我啦!学妹内心发出了土拨鼠尖叫。
        

这次物理要凉,好多不会的
然而我居然还在考试快结束的时候写苏轼和张怀民的同人文?
我可能疯了

明天月考
求原耽圈各大学霸保佑!

心灵的芳香(你们千万别被这个作文般的标题骗了)

        据说,在每个女孩心底最柔软的地方,都萦绕着独特的芳香。
         而他有着闻到这种香气的能力。
         他一直想知道那个女孩心底的芳香,但他只敢远远地看着她。
         她不算漂亮,但很清秀,个子小小的,瓜子脸,扎着马尾辫,笑起来眉眼弯弯的。
         他看见她喂学校里的流浪猫,还陪它们玩。那样善良的女孩,她的心一定散发着花香,他想。
        终于有一天,他忍不住对她说:“我可以拥抱你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啊。”她答应了。
        在他们拥抱的时候,他猛地一吸鼻子——他闻见了淡淡的茉莉花香,以及某种食物的香气。
         突然,他的眼中闪现出一丝惊讶。
——那是脆皮鸭的味道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
星与灯①

         天上的星恋着地上的灯。
         地上的灯恋着天上的星。
         当星俯瞰人间灯火时,灯仰望着浩瀚星空。
         她们都发出温暖而又明亮的光。
         一个满天繁星的夜晚,灯化成人形趴在一口古井边,凝望着井水倒映出的星光。
         忽然,点点银光汇聚,一位少女的身影在半空中浮现,她深蓝色的衣裙上洒满星光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原来通过倒影就能靠近你呀,真好。”星微笑着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

我我我这条咸鱼居然想发文了

我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。。。
问题是我的同学们都认为这!是!胶!
水!
唇膏它做错了什么!